纯真的年代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

纯真的年代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

纯真的年代第1集剧情介绍

  历家驹逃到段玲家,但是段玲的父母不同意他待在家里。段玲对爸妈说历家驹就是自己的男朋友。段玲的妈妈听后说段玲这不像是学生说的话。段玲又对爸爸说现在外面到处都在抓历家驹,他一出门就会被抓起来的。段玲的爸爸说自己被打倒了十年,刚刚解放正准备恢复工作,所以在政治上不能再出现任何问题了。

  段玲的爸爸拿出一笔钱给段玲,他叫段玲把钱给历家驹并叫他早点离开北京。段玲求爸爸让历家驹留下来,但是她的爸爸不同意。段玲气的把钱仍在地上,她还说这也是自己的家,非要留历家驹不可。

  段玲来到房间,见历家驹手里拿着包袱,便问他要干什么。历家驹说自己不能连累他们。段玲听后对历家驹说,他要走自己也跟着走。这时候段玲的爸爸来了,他叫段玲不要胡来。

  查户口的人来到段玲家,他们问段玲的妈妈家里有几口人。段玲的妈妈说人都在这里了。其中一个查户口的人见段玲家有一间上锁的屋子,便叫她打开来看看。段玲不同意打开,这时候段组长来了,其中一个女人在那个要开锁的男人耳边说了些话后他们便都走了。

李亚鹏版纯真的年代剧照李亚鹏版纯真的年代剧照

  历家驹要离开北京,知道自己乘坐的火车下车要查票后,他便从窗户上跳了下去。有两个想逃票去香港的人从货仓爬上了火车,刚好历家驹也在那节装货的车厢里。那两个逃票的人见到历家驹也在车厢,便问他是从哪里上来的。历家驹说自己是在湖南湖北的交界地上的车。

  那两个逃票的人把车厢的窗户踢开后便吃起了东西,历家驹见后对他们说,自己从上车到现在已经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其中一个人听后便扔了一个馒头给历家驹。

  那两个逃票的人把历家驹绑了起来,历家驹问他们想要对自己怎么样。其中一个人对历家驹说,他们不会害他,到了香港自然会把他解开。历家驹听后问那人这车不是广州的吗。那人回答说只是路过广州,他还问历家驹是不是想去广州。历家驹说没有他只是盲流。

  火车开进广东了,晚上历家驹叫那两个逃票的人把自己的手解开。那两人开始不答应,但历家驹说要是他们不解开自己的手那么待会他也不会配合。那两人听后便给历家驹解开了手,这时候历家驹拿出一根棍棒叫他们两别逼自己。

  其中一人边说死也不会让历家驹去广州边扑到了他身上。历家驹又反将那人压倒了地上,他还叫另一个人拿绳子过来,随后历家驹便把那两个逃票去香港的人都绑了起来。

纯真的年代第2集剧情介绍

  历家驹来到区静家,他拿出一条丝巾说这是洗广伟让自己转交给区静的。区静手里捧着丝巾很是伤心。何叔安慰区静说不管怎么样这都不是最坏的结果。区静对何叔说,阿伟这个时候逃港连累他了。何叔听后对区静说,难得她这么小小年纪就知道关怀别人。

  历家驹拿出一笔钱给区静,区静不肯要。历家驹见后说这是他自己的钱没问题的,他还说阿伟曾经帮过自己这就算是回报他的。但是区静还是不肯要,何叔便劝她说这个钱还是要收下,因为以后用的到的。区静听后便把钱收下了,她还对历家驹说这就当是自己跟他借的。

  历家驹来到赵冀红家门口,早上赵冀红开门的时候看到了他。历家驹告诉赵冀龚自己是谁后,赵冀红便叫他进院子里再说。历家驹在赵冀红家看了看后便问她们家是不是没人住,他还说这样最安全了。赵冀红听后对历家驹说这里也不安全,因为军区保卫部已经知道他从北京逃到广州来了。历家驹以为是那个连长报告的,赵冀红便说不是他而是自己。

  区静来到赵冀红家,她告诉赵冀红,何书记走了。赵冀红听后问他走哪去了。区静回答说长途汽车站,她还说何书记让自己告诉赵冀红,他回天堂围了。赵冀红又问区静,何书记有什么事那么急着回天堂围。区静听后说他是回去接受处分的。赵冀红听后问区静是不是因为阿伟逃港了。

  阿伟被广州公安局放了出来,区静早已在公安局门口等他了。阿伟在家里干活,区静便说他是不是在公安局里面没干够,所以一出来就要干活。阿伟听后说没有本事怎么娶媳妇,他还说香港去不成下乡又没饭吃还不如自己找出路。

  阿伟问区静历家驹哪去了。区静起初不知道历家驹是谁。阿伟便对区静说,就是给她送信的那个人。区静听后问是不是给自己送钱的那个人。阿伟听后吃惊的问区静历家驹还送钱给她了。区静说是的,不然怎么有钱给他交罚款。阿伟听后说历家驹还是满够义气的,他又问区静历家驹到底去哪了。区静说自己怎么会知道,她还说历家驹把钱仍下就跑了。

  历家驹跟随区静来到天堂围,何书记见后便对历家驹说,他上回不说完话就走了,怎么这回又自己跑来了。历家驹听后说这个以后再说,他现在希望天堂围可以收留自己。何书记听后笑着对历家驹说,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怎么收留。这时候区静来了,她对何书记说,是历家驹动员他们留在天堂围的,她还说历家驹想留在这里接受何书记的再教育。

纯真的年代第3集剧情介绍

  赵冀红、区静和赖焕明三人,都去竞选天堂围知青农场工农兵学员的名额。何书记叫历家驹来唱票,最后赵冀红以七票成为最后的当选人。洗广伟来到区静的房间,他对区静说,当不上工农兵学员没关系,自己会让她上一个正式的大学。

  历家驹见区静边工作边唱歌,便走过去说她居然还高兴的起来。区静叫历家驹跟自己来,随后她拿出两个鸡蛋递给历家驹。区静对历家驹说,经过昨天的事情,自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她还说自己会好好做给他看的。历家驹听后对区静说,不是做给他看而是做给自己看。

  区静清早起来拾牛粪,洗广伟见后说区静装什么积极。区静对阿伟说关他什么事便想走。洗广伟又对区静说,当不上工农兵学员还不接受教训,他还说他们现在的这路人是没有前途的。

  区静来到牛棚看到有人正在偷牛屎,便走上前边叫边跟那个人抢牛屎。阿伟和历家驹听后也赶到了牛棚,阿伟把那个偷牛屎的人一脚踹到了池塘里,历家驹走到区静身边问她还好吗。区静边哭边指着正在逃跑的人对历家驹说,他们把牛屎都偷光了。

  阿伟带着历家驹来到广州和香港交界的农场,阿伟正在两方农场交界的铁丝网外观望,这时候杨排长拿着抢问他们在干嘛。阿伟对杨排长说他们是天堂围的知青,杨排长听后说知青来这干什么。阿伟又说他们是来找何支书送农家肥的。杨排长听后便把何支书叫了过来。

  历家驹问阿伟,何支书怎么跑香港那边去了。阿伟回答说那是天堂围的地。何支书来到铁丝网那边问阿伟和历家驹怎么来了。阿伟对何支书说他们利用空余时间给他拾了点牛粪。

  阿伟正在准备出境的东西,这时候历家驹来了,他发觉阿伟的计划后便问他有没有为阿静想过。阿伟说自己这么做正是为阿静着想,他还说自己一定要出去闯荡出个人样来,好让阿静这辈子跟着自己风风光光的过日子。历家驹听后说那只是他的想法,他还问阿伟有没有想过阿静的感受。阿伟叫历家驹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阿静。但是历家驹说自己觉得他有必要和阿静商量这件事。

  阿伟偷跑到广州去香港换化肥的船上,刚好何支书也在那个船上。何支书发现阿伟后说他现在就是逃港犯。阿伟跟何支书道歉,他还说自己实在是不知道他也会在这个船上。何支书听后对阿伟说,自己在不在这个船上又怎么了,他还说阿伟上次差点儿把自己的职给搞丢了,不搞死自己他不痛快是不是。

纯真的年代第4集剧情介绍

  上面要派人来抓历家驹,阿伟和历家驹接到消息后准备逃到香港去。阿娟来到阿伟和历家驹身边,她告诉阿伟自己把这件事告诉给了阿静听。阿伟听后问阿娟,阿静现在人在哪里,阿娟说她去储蓄所拿钱去了,马上就会回来。阿伟责怪阿娟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阿静,他还说这种事决不能带女人走,因为渡海会死人的。

  阿伟叫历家驹现在马上走,阿娟拉住历家驹说自己有话还没说完。随后阿娟又说其实她不光是为了阿娟,也是为了自己。历家驹听后问阿娟是什么意思。阿娟说她想过去,但是历家驹和阿伟都不同意,阿娟便抱着历家驹不放。这时候赖焕明来了,他说自己也要过去。阿伟听后问赖焕明是不是在开玩笑。

  区静赶到阿伟家的时候,他们已经都走了。区静便骑自行车抄小路追到了他们,最后阿伟带上了区静。历家驹一伙人来到海边,他问阿伟什么时候下水。阿伟说要等到潮涨的时候才是最佳时期。

  士兵带上军犬来追历家驹他们,阿伟以为军犬怕老虎粪便在草丛外撒了些。可谁知军犬并不怕老虎粪,阿伟为了掩人耳目叫阿雄和自己先出去把士兵引开。阿伟叫历家驹下海后带着阿静游便跑了出去。

  阿伟把士兵引开后,历家驹一行人便下水了。历家驹和区娟一组,赖焕明和阿娟一组。赖焕明一直在阿娟的前面游,阿娟游不动叫赖焕明的时候赖焕明并未听见,过不久阿娟就沉到了水里。游了没多久区静也游不动了,历家驹便抱着她游。

  阿静对历家驹说她能游了,历家驹便放开了她,可是没多久阿静就沉到了水里。阿静漂到水上被下海打鱼的渔民救了。阿静被带到了拘留所,她问所里的一个职员,之前叫她打听历家驹的事有没有消息。那位职员说没有,她还叫阿静赶紧进房子里去。

  历家驹和赖焕明留在了难民所里,赖焕明吃着所里的饭高兴地对历家驹说,香港就是香港难民营里的饭都比知青点的饭好吃多了,他还说为了吃上这样的饭只要不被遣返,吃一辈子他都愿意。历家驹并未理赖焕明,而是转过头继续吃饭。赖焕明又对历家驹说他看见阿静了。历家驹听后问是不是真的。赖焕明又说是的她被关在了女的那边。

  阿静本想签协议让难民所把自己送回去,但是她在电视里看到了自己的妈妈。那位让阿静签协议的女警官知道后立马打电话跟上级领导报告这件事。康泰的管家来到难民营接阿静。阿静提出要去找历家驹,但是所里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并没有这个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纯真的年代第5集剧情介绍

  区静来到难民所找历家驹,但是工作人员告诉她历家驹已经在今天上午被自愿遣返了。随后工作人员拿出历家驹留的一封信给区静看。赖焕明居留香港的申请通过了,他很是高兴。

  区静来到边境,她叫英国的武警让自己回家,但是武警对她说这不是出境口岸。这时候何书记来了,她问区静怎么会在这里。区静回答说自己要回家,但是那人不让。何书记听后质问陈长官,人家要回来他为什么不让。陈长官回答说这不是通行口岸,没有证件不能出行。

  两方争执不下,何书记便对杨排长说这帮鬼佬不仅要抓人还要打人。杨排长听后问何书记发生什么事了。何书记又说,自己的村名过去了现在想回来可是他们不让,而且还要打人。杨排长听后立马打电话给首长,他告诉首长边民跟英军发生了冲突。随后杨排长又在广播里对英军说,他们要是敢侵犯边民那么对他们绝不客气。英军听后没办法只得把区静放了。

  何书记带着区静来到杨排长的办公室,杨排长问他们怎么回事。何书记说区静是他们村的,晚稻要收人手不够。杨排长打断了何书记,他让区静自己说。区静说自己是偷渡回来的,前两天从海上偷渡到香港。杨排长听后问区静为什么要回来。区静回答说没有为什么,不喜欢就回来了。

  英方要求会晤,杨排长带了几个士兵过去问英方会晤的理由是什么。英方听后说他们抓了一个偷渡犯,现在要遣返。杨排长听后说,他们偷渡了那么多人过去,怎么才遣返了一个。

  英士兵把历家驹带到杨排长面前,随后英长官拿出历家驹的遣返资料让杨排长签收。杨排长看后说,根据中英双方边界线的有关管理规定他们同意接受历家驹。历家驹听后问杨排长英方是怎么说的。杨排长回答说英方说历家驹是被遣返回来的。

  历家驹对英长官说,这不符合事实,自己是自愿遣返回中国的,他还说自愿遣返和遣返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英长官听后对杨排长说历家驹说的都是事实,随后在杨排长的要求下,英长官在材料上注明了那一点。

  区静和历家驹在劳改所相遇,刚好阿伟成了三分队队长,领导知道阿伟与历家驹和区静认识后便把他们分到了阿伟的队里。阿伟对区静和历家驹说,自己以为他们已经到香港开始挣钱了,怎么又被遣回来了。区静听后本想说他们是主动回来的,但历家驹已抢先说了他们是被遣返回来的。随后阿伟带着区静和历家驹来到自己所带的队里。

纯真的年代第6集剧情介绍

  历家驹想要考大学,洗广伟叫他再等等,他还说今年考不上有明年。历家驹听后说今年他已经有二十六岁了,从六六年文革到现在已经等了十一年,现在好不容易可以考大学,实在是等不起了。

  区静问历家驹阿伟去哪了,历家驹说不知道。区静又问历家驹,阿伟跟他说了什么。当历家驹说,阿伟要帮他们考大学的时候,区静说阿伟肯定是去找领导了,她还说阿伟只剩二十天就可以出去了,万一被处分了怎么办。

  阿伟来到指导员办公室,历家驹也赶忙追了过来。指导员见阿伟和历家驹同时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便说历家驹没纪律,他还叫历家驹先出去。指导员问阿伟怎么没先找管教汇报。阿伟回答说自己只是想问问考大学的事。

  区静来到历家驹的宿舍,她问历家驹阿伟哪去了。历家驹说阿伟去了指导员的办公室还没出来。区静听后说都快吃饭了怎么还没出来,她还问历家驹会不会出事了。

  历家驹和区静拿着饭来到指导员的办公室门口,历家驹对指导员说,放饭了但是分队长还没吃东西,所以来给他送点吃的。阿伟闻声赶了出来,他问历家驹是不是来找自己吃饭的。历家驹听后问阿伟是不是饿了。指导员说阿伟人缘不错便也叫他去吃饭。

  阿伟和历家驹晚上想偷溜去附近的虎山中学借书,阿静以为他两想偷跑便追了过去。阿伟叫阿静回去,但是她不肯。阿伟又说来回几十公里地她不行的。但是阿静又说历家驹能去为什么自己不能去,阿伟没办法只得带上阿静。

  历家驹和区静在工地上看书,指导员发现后立马叫洗广伟出来。但是洗广伟正在睡觉,他听见有人叫自己还以为是要放炮了。指导员叫洗广为、历家驹和区静来自己的办公室,他翻了翻历家驹的书后说那些都是文革以前的封资修黑货,随后他又问这些书是怎么进来的。

  指导员不仅没收了历家驹的书,他还叫手下的人去宿舍查一查。一个士兵来到历家驹的宿舍,当他要拿走历家驹的书的时候。历家驹拿着锤子说,谁要是敢动自己的书那就跟他拼了。指导员也来到了历家驹的宿舍,他叫历家驹把锤子放下。历家驹听后吼着指导员说自己要考大学。

  指导员把历家驹和区静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阿伟在窗户边观望,指导员见后叫他去给历家驹和区静弄点饭来。阿伟听后高兴地答应了。指导员又叫阿伟去搞点病号饭。阿伟走后,指导员对历家驹说,年轻人要求进步考大学是好事,有什么话也可以好好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纯真的年代第7集剧情介绍

  历家驹在宿舍看书,坐在一旁的区静问他怎么还在用那支笔。历家驹听后说这支笔挺好用而且也好看,他还说阿伟的手挺巧的。区静说阿伟就是手巧,其它什么都笨。历家驹听后又说其实阿伟一点也不笨。

  区静问历家驹打算什么时候走。历家驹说自己留出五天时间就够了。区静听后又问历家驹还回来吗。历家驹回答说当然回来,因为他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而且他现在觉得广东才是自己的家了。

  建刚对历家驹说,他们厂接到一个文件,说是高考报名提前了,截止到十号。但今天是八号,而从这坐火车到北京要两夜一天。区静听后对历家驹说今晚坐车的话还来得及的。历家驹问建刚现在报名还要户口吗。建刚回答说当然要了。历家驹听后失落的说自己的户口现在还在黑龙江北大荒,拿了户口再去报名肯定来不及了。

  建刚对区静和阿伟说,他们厂长出差坐过飞机,而且飞机上还发广州牌的过滤香烟。区静听后说厂长能坐飞机可是一般人不能坐啊。阿伟说这也不一定去问问才知道。阿伟来到民航处,他对售票员说自己要买机票。售票员问阿伟买哪里的,阿伟说去哈尔冰。

  民航售票员问阿伟有没有介绍信,阿伟听后惊奇地问坐飞机怎么还要介绍信。售票员回答说当然要了,而且要县团级以上的介绍信,随后售票员给了阿伟一张民航须知。阿伟拿着民航须知问售票员最快一趟飞哈尔冰的是几点。售票员告诉他是今天下午五点,而且两个星期才开一班。

  区静拿着自己的手表来到沈伯的钟表店,她叫沈伯看看自己的那块表值多少钱。沈伯对区静说值多少钱不好说,但是可以先放在店里,如果有人要的时候可以帮着问问。区静听后说不用了,她现在急需要钱。沈伯见区静那么说,便拿了一百块钱给她,沈伯还对区静说,以后有人要的时候她可以用一百块钱赎回来。

  阿伟对历家驹说,阿静给他搞来钱了,他现在可以坐飞机回哈尔冰。历家驹听后问坐飞机那得花多少钱。阿伟告诉他要一百二十八。历家驹来到建军的房里,他对建军说自己想了想坐飞机实在太贵了,干脆明年考算了。建军听后对历家驹说,早一年是一年,而且明年什么政策还不知道。

  区静和阿伟正准备送历家驹去搭飞机,这时候段玲来了。段玲一见到历家驹就抱了上去,历家驹随觉得尴尬,但还是跟愣在一边的区静和阿伟介绍段玲。段玲从区静手里一把拿过历家驹的包,她还对区静说自己是历家驹的女朋友从北京来的。

纯真的年代第8集剧情介绍

  建刚买了一瓶酒高兴地回到家为区静庆祝考上大学的事,他问区静考上哪里。区静说刚过中大录取分数线。建刚听后对区静说中大好,离家近自己还能照顾她。见区静闷闷不乐,建刚便问她怎么了。区静回答说历哥没考上。建刚听后吃惊的说历家驹是他们中学习最好的怎么没考上了。

  历家驹来到招生办的办公室,当他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遇到了段玲。段玲以为历家驹没有考上便一直安慰他。见历家驹不说话,段玲又对他说自己已经全帮他落实了,先去佳木斯师范然后再想办法转到黑大。历家驹听后笑着问段玲怎么对自己那么没信心,他还说段玲跟自己分开的太久了所以不要了解他。

  历家驹对段玲说,就是因为自己考的分数太高,所以他们动员自己直接上社科院的研究生。段玲听后高兴地扑到了历家驹身上。阿伟带着区静来找招生办的赵老师,赵老师对区静说,虽然她的高考分数超过了中大的录取分数线,但是她的政审必须通过了才能拿到体检表。

  赵老师拿着区静的政审函对区静说,这份政审函自己不能给她看,但可以告诉她里面的内容不是太好。区静听后问赵老师怎么个不好法。赵老师回答说这份政审函的内容写的很含糊,所以政审小组对许多事情也把握不好。最后赵老师叫区静回到她所在的知青点重新开一份政审函过来。

  区静和阿伟回到天堂围,何书记见后对区静说,自己听说她考上大学了。站在一旁的阿伟故作生气的问何书记是不是没看到自己这个人。何书记听后对阿伟说,自己就不用问他了,他还说阿伟肯定考不上。

  何书记带着区静和阿伟来到公社,他叫张主任帮区静把政审给写好点。张主任听后说何书记说这话太没原则了,他还说现在是搞政审,不能随随便便乱写。小李拿来区静的档案后便叫区静和阿伟先出去。阿伟听后问为什么,小李回答说这个是区静的档案,是保密的所以不能让他看。

  在阿伟的怂恿下,区静同意打开自己的档案袋。当二人正仔细地看档案时,建刚回来了,他见后问这是谁打开的。建刚知道档案袋是阿伟打开的,便责怪阿伟是不是想害阿静一辈子。

  建刚拿起凳子想砸阿伟,但是区静拖住了他。区静对建军说,档案袋是自己叫阿伟打开的,他要砸就砸自己。建刚听后生气的对区静说别以为自己不敢砸她,随后他又说区静怎么这么不懂事,什么祸都敢闯。区静听后哭着说,闯都闯了自己的事为什么自己不能知道。(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纯真的年代第9集剧情介绍

  区静的爸爸带着区静和洗广伟来到家中,他先跟自己的妻子阿珍介绍了区静和洗广伟。随后阿珍叫区静和洗广伟进屋坐,这时候他们的女儿阿妹来了。阿妹大声对区静的爸爸说怎么还不做饭。阿妹听后说有客人来了也得做饭,她还说自己下午有体育课。

  阿伟告诉区静的爸爸,区静考上大学了,而且考的不错超过了中大录取分数线三十多分。区静的爸爸听后高兴地对区静说他们区家也有大学生了,随后他又对阿伟说,十一年没考大学了,这一次是千里挑一。在一旁的区静听后说考不考得上是一回事,读不读的了是另一回事。区静的爸爸听后问为什么,但见区静不说话他便明白了。

  阿伟对区叔说,阿静这次来就是想他跟他们的领导说一声,让他们重新开一份证明,但是证明上最好不要有内部控制这样的字。区叔听后问阿伟,对指导员说有用吗。区静问爸爸去不去监狱找领导,去不去打那份证明。但是区叔说自己不好再去麻烦组织了。见爸爸不愿意帮自己,区静便带着阿伟生气地离开了。

  区静和阿伟回到家,在家门口他们看到了历家驹寄来的信。区静本不想看,她说历家驹还不就是讲他如何向社科院报道、如何上研究生的。但阿伟叫区静看看,他还叫区静把自己的情况跟历家驹说说。建刚问阿伟是不是见到区静的爸爸了。阿伟回答说见到了,但证明还是没开。

  区静的爸爸带着阿珍和阿妹来到建刚家。区静见后问爸爸来干什么,她还说自己不上大学了行不行,全家都不上大学了行不行,说完后区静哭着跑到了房里。建刚也问爸爸来干什么,他还说爸爸是不是嫌这个家被他搞得不够乱,说完后建刚也走了。

  阿伟在外面找到了区叔一家三口,他还叫他们回家里。区叔一家三口来到家后,建刚叫区静带他们去洗洗。区静不但不搭理反而还走了出去。阿伟追随区静出来,他叫区静回家。但是区静说不回。阿伟听后把区静带到了自己家里,他叫区静睡自己的床。区静听后问阿伟睡哪,阿伟回答说自己睡外面。

  吃完饭后,区叔拿出一沓粮票给建刚,他对建刚说自己是农业户口没有粮票,这些还是教导员他们几个给凑的。建刚听后说不用,他还说自己是工人有工资,这个月用完了下个月还有。

  区叔又对建刚说,这些年这个家和弟弟妹妹全靠他了。建刚听后说他们是自己的弟弟妹妹,所以供他们读书是应该的。建刚又问爸爸这次是不是仅为了来看看。区叔听后说不是的,他还说自己想到原单位去把自己的问题提出申诉。

纯真的年代第10集剧情介绍

  区静、阿伟和区叔一起回家,在上楼的时候他们看见从屋里冒出一股浓烟,便赶忙跑了上去。原来阿珍在家里烧柴,区静对阿珍说这房子是木头做的,要是烧了会把整条街都烧了的。阿珍听后说自己不知道点炉子,又怕他们回家没饭吃才这样的。

  区叔边帮阿珍洗脸边问她哭什么。阿珍听后委屈的说自己没动那炉子,可它就灭了,自己怕他们回来没饭吃,才捡了几块砖烧柴的。区叔又对阿珍说,这都是几十年的老房子了,木头早干透明火一点就会着,而且这房子连着房子,一着火就是一大片。

  建文和阿妹在家写作业,区叔在一旁看着。这时候建刚回来了,他问建文和阿妹怎么还没写完作业。建文听后走到建刚身边对他说,家里差点着火了。区叔听后对建刚解释说,阿珍想帮阿静做饭,炉子灭了她不会用就在厨房架了几个砖煮饭。建刚听后质问爸爸说,抓革命搞生产最重要的是安全,尤其是防火,难道这个他都不知道吗。

  建刚在建文的作业本上看到爸爸的签名,便把那页撕了让建文重写。区叔问建刚是不是自己不该在建文的作业本上签名。建刚回答说是的。区叔又问建刚为什么。但是建刚并未回答而是说区叔自己知道。区叔听后委屈的说,自己确实是建文的爸爸,而且这也是自己的家。

  平反办的干部带着警察来到区家,他们要单独和区叔谈便叫大家回避。阿珍和阿伟连忙来到厨房告诉区静这件事。区静知道后想要去见区叔,但是被警察拦住了。随后平反办的干部带着区叔出来了,他对区静说要带着区叔回去了解点情况。

  建刚叫区静拿十块钱出来,区静拿出钱后建刚又拿出一些粮票。随后建刚把钱和粮票递给阿珍,他叫阿珍明天买两张火车票先回去。阿珍说自己不回去,要在这等老区。

  区叔高兴地回到了家,阿伟问区叔他们找他干嘛去了。区叔回答说就是了解了情况,现在算是搞清楚了。区静听后问区叔问题解决了没有。区叔说基本上解决了,但是还差一份监狱的释放证明和证明释放以后的鉴定书。区静又问区叔监狱能开这个证明吗。区叔说应该能开。

纯真的年代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本页完)

--免责声明-- 《纯真的年代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是一篇非常优秀的文章,文笔优美俱佳,如果《纯真的年代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这篇文章结尾注明了由本站原创,那么《纯真的年代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版权就属于本站,如果没有注明那么《纯真的年代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这篇文章则转载于网络,或者由本站会员发表,版权归原作者,只代表作者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您认为《纯真的年代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这篇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纯真的年代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这篇文章tv23323-1。

更多【纯真的年代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推荐文章

<small id='tv23323-1'></small><noframes id='tv23323-1'>

  • <tfoot id='tv23323-1'></tfoot>

      <legend id='tv23323-1'><style id='tv23323-1'><dir id='tv23323-1'><q id='tv23323-1'></q></dir></style></legend>
      <i id='tv23323-1'><tr id='tv23323-1'><dt id='tv23323-1'><q id='tv23323-1'><span id='tv23323-1'><th id='tv23323-1'></th></span></q></dt></tr></i><div id='tv23323-1'><tfoot id='tv23323-1'></tfoot><dl id='tv23323-1'><fieldset id='tv23323-1'></fieldset></dl></div>
          <bdo id='tv23323-1'></bdo><ul id='tv23323-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