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身份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

父亲的身份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

父亲的身份第1集剧情介绍

  张翰民身份暴露 俞北平走入死局

  1948年4月25日,南京特别调查处处长郑翊来到道济银行,董事长张翰民有共党嫌疑,她带手下前来调查。张翰民不在,女秘书正在打电话,郑翊通过秘书没挂电话这一细节敏感地发现,她的目的不外乎有两个——让正在通话的人听到她们的谈话,或者让外面打电话打不进来。郑翊放好电话,一会儿电话就响了,电话南京国防部二厅军事技术处处长——二厅副厅长徐文正的女婿俞北平打来的,秘书解释他们有生意上的往来,俞北平是郑翊的同事,但职业的敏感不会让郑翊放弃对任何人的怀疑,她问秘书俞北平和和张翰民在哪见面,见秘书推脱不知,郑翊把秘书的手按到桌子上,拿出一把刀,毫不犹豫地用刀把她的手掌钉在桌子上,办公室回荡着凄惨的叫声。

  徐北平接到了张翰民是共产党的消息,他知道女婿俞北平和张翰民有往来,怕牵连俞北平,急忙找他要他杀人灭口。俞北平匆匆赶到和张翰民约会的地点,张翰民向俞北平交代任务,当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的消息后,没有按俞北平的建议逃走,而是扣响了俞北平的手枪,选择了自杀,俞北平能潜伏至今不容易,还有很多使命等他去完胜,张翰民选择了牺牲保全同志。

  此时郑翊守候在外面监视者俞北平,她接到消息,张翰民是共产党已经确认无疑,但俞北平是不是共产党,还是只是和张翰民有生意往来,她不能确定,抛开俞北平身份不说,他的岳父徐文正副厅长的身份也让她有所顾忌。她立刻带手下去九号公馆。

  张翰民牺牲,俞北平要保护到九号公馆去接头的同志,他还必须拿到九号公馆保险柜里的文件,不然他就会成为一颗死棋。可等他赶到九号公馆,看到的却是早已等候在那里的郑翊。俞北平做好了应对,他称刚知道张翰民是共产党,因为要张翰民要策反他,所以他杀了张翰民,但他有生意上的把柄在张翰民手里,所以来九号公馆寻找。无论郑翊是否相信俞北平的话,俞北平的解释表面看起来都合情合理。

  清城来的特派员按计划马上会来接头,郑翊冷眼旁观俞北平会怎么面对。重要文件在保险柜里,但郑翊的手下打不开保险柜,郑翊问身为技术处处长的俞北平能否帮忙,俞北平一口答应,但当他打开保险柜的时候,却把随身而带的一颗炸弹放到了保险柜底部。俞北平起身离开保险柜和郑翊说话,保险柜旋即发生爆炸,虽然没有人身伤亡,但保险柜里面的文件都烟飞灰灭。俞北平松了一口气,爆炸声肯定使接头的同志安全了,但此时的俞北平已走入死局,张瀚民之死使他失去了上线联络员,张瀚民临终前托付他进一步追查代号“比基尼”的《清城轴心中美联合攻防部署》,也已成为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父亲的身份剧照

父亲的身份剧照

  因为和张翰民有接触,并且杀死了张翰民,俞北平被接受调查,俞北平身上携带的一枚打火机起了郑翊的怀疑。俞北平被抓,徐文正不能坐视不理,他要郑翊向他汇报这个案件。郑翊在监视张翰民的时候拍到他给俞北平两只打火机,但抓俞北平的时候只有一只,她怀疑保险柜的炸弹和另一只打火机有关,她还出示了张翰民是共产党的证据。

  与此同时,远在山东清城,美军少校约翰被刺杀,所携绝密文件或已泄露。徐文正接到报告后,决定任命俞北平为特派员,前往清城调查此案,他要郑翊带着攻防部署的文件去清城做诱饵,此举一箭双雕,既能查清约翰枪杀案真相,又能甄别俞北平的真实身份。

  俞北平被放出来,徐文正问他是不是共产党,俞北平断然否认。徐文正向他介绍了约翰被杀案的经过,他和郑翊为俞北平准备下了一个精心谋划的陷阱,看他这个女婿到底是不是共产党,会不会往里跳。

父亲的身份第2集剧情介绍

  俞北平奉命到清城 徐丹妮掩护同学被抓

  徐文正给俞北平介绍了清城“约翰被杀案”的调查情况,他警告俞北平,清城之行是对他的一次考验,是他洗脱共党嫌疑的机会,希望他好自为之。俞北平取回抓捕自己时没收的随身物品,发现打火机被调换了,是郑翊拿走了他的打火机。俞北平深知这只打火机的重要性,他去找郑翊,表面上是去质问郑翊为什么同室操戈,其实是去要回打火机。唇枪舌战之间,俞北平拿出了被替换的打火机,放到了郑翊的桌子上,郑翊迫于徐文正的压力,并且也没理由再扣押俞北平的东西,只得把打火机还给了他。徐咏仪已经收拾好东西来调查处等俞北平,俞北平带着徐文正和郑翊的怀疑,家都没回去,就携夫人坐飞机赶往清城。

  美军经过现场调查分析发现,约翰的汽车在起火之前所携带的文件已经被拿走,因为最后约翰是从特调局离开,只有特调局清楚他的行踪,所以特调局的五个人都有嫌疑,五人都被监控调查,特调局人心顿时惶惶。

  俞北平的女儿徐丹妮是一名进步学生,有满腔的爱国热情,她正在参加话剧演出,同学曹旭东踉踉跄跄跑回来,称警察在抓他,丹妮为掩护曹旭东被捕。特调局主任吴昆才接到警备司令部的电话,知道了徐丹妮被捕的消息。

  俞北平和徐咏仪走下飞机,吴昆才到机场迎接。在车上他们看到学生游行,吴昆才告诉俞北平夫妇,丹妮被警备司令部逮捕了。听到女儿为掩护曹旭东被抓,而这个曹旭东竟然和“约翰被杀案”有牵连,徐咏仪心急如焚,立刻和俞北平去见丹妮。俞北平知道女儿只是一个涉世未深有爱国热情的孩子,在她身上没有值得追查的线索和价值,他去审讯室打了丹妮一个耳光,要她说出曹旭东的下落。丹妮并不知道曹旭东去哪了,但逆反的她显出了对抗之意。俞北平径直去找警备司令部的陈主任,要他放人。在俞北平的软硬兼施之下,陈主任不得不同意。

  吴昆才陪俞北平夫妇到给他安排的别墅,丹妮也被放回家。她对父亲一肚子怨气,刚才父亲竟然在警备司令部打她。她只知道父亲是一名抓共产党的特务,不知道父亲的真正身份,更不理解父亲的难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父亲的身份第3集剧情介绍

  俞北平引导女儿学会保护自己 吴坤才奉命监控俞北平

  此时的郑翊,根据张瀚民的线索继续追踪,她对俞北平的身份仍疑虑重重,制定了一份假《攻防部署》准备带到清城,等待俞北平上钩。

  父女重逢,面对女儿的不理解,俞北平拿高尔基的小说作例子,语重心长地告诉女儿,坚信的东西,要放在心里,不能当口号喊,更不能给自己贴上一个标签。他让女儿设身处地地为他考虑,他的任务是抓共产党,她这么做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很为难。在曹旭东这件事上,俞北平引导女儿,不要显示对抗态度,不应该强调他的左倾身份,只强调他是自己同学,这本身就是事实,这样做不但能保全自己,还能帮助同学。丹妮觉得父亲的话不无道理,但仍对父亲在审讯室让她出卖朋友耿耿于怀。

  收到郑翊对俞北平监控密令的吴昆才左右为难,深知这是一场上层之间的斗争,他不知道最后赢家是谁,但为了保全自己,他不得不在两个处长之间来回周旋。他安排自己小舅子张凯去安排布控任务,在俞北平别墅旁的房子里假设了监控望远镜。美方派遣联络员林莎介入调查案件,林莎与特调局情报处处长程忠义是旧时恋人,程忠义通过分析约翰的出发时间和行车路线,告诉林莎不可能是特调局泄露了他的行踪。

  要在俞北平的别墅布控,就要让别墅的人都离开。吴坤才在金湖会馆为俞北平安排接风宴,实则调虎离山。俞北平看到这次宴请太太和女儿都被请来,心里猜到了几分。他含沙射影地说起自己曾一边被宴请,一边被特高科在家里安窃听器,吴坤才做贼心虚,十分尴尬,徐咏仪见状敬酒解围。俞北平的猜测没错,他在金湖会馆和特调局的人推杯换盏之时,张凯正带手下在他别墅的电话上安装联控装置,以便能随时随地监控俞北平的通话。

  回到家的俞北平接到“约翰案”涉案人员之一、特调局副主任蒋维民的电话,他向俞北平透露,“约翰案”是一场阴谋,这场看似找出真凶的行动,实为局里内斗,有人借此排除异己,矛头直指吴昆才。俞北平不置可否。如果“约翰案”真是共产党所为,被怀疑的5个人当中或许就有自己的同志,包括蒋维民。他要考虑在危急之时如何保护同志。

父亲的身份第4集剧情介绍

  “约翰案”蒋维民浮出水面 徐丹妮冒险收留曹旭东

  郑翊来到清城,首先约见吴昆才,因为她在清城的工作需要他配合。吴昆才见到久违的郑处长,知道这位女强人要给自己布置艰巨的任务。郑翊要吴昆才暂时不要把自己到清城的行踪告诉俞北平,给他活动空间,要他有机会自露马脚。她要求“约翰案”有什么进展随时向她报告。吴昆才问郑翊监控俞北平的理由,他害怕得罪徐文正这位顶头上司。郑翊拿出她怀疑俞北平的线索,根据现场监控拍到的图片,她推测张翰民给俞北平的不是打火机,而是一个梅花块,俞北平当时巧妙藏过没被发现。吴昆才表面允诺,心里依然觉得是高层的内斗。

  吴坤才给俞北平让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作为他的办公地点。俞北平召开会议,调查在约翰走后,谁曾经打过电话。根据电话录音,蒋维民打过电话,他们听了蒋维民从前所有的电话录音,发现有人替换了录音带。和蒋姜维民通话的是舞女赵冰冰。他们询问了蒋维民,蒋维民承认自己替换了电话录音内容,因为没想到会有“约翰案”。赵冰冰是他的情人,因为经济压力,他想把日本人留下的、自己私下扣下没登记的三十桶汽油出售赚钱,但他知道局里电话监控,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那天赵冰冰来电话询问此事,他赶忙挂断了电话,事后觉得不安全又更换了电话录音带。

  俞北平带人去抓捕赵冰冰,赵冰冰人去楼空,他们在赵冰冰屋里发现有焚烧文件的痕迹。吴坤才推测赵冰冰约见约翰,打死了他。

  林莎在舞厅老鸨处获取了赵冰冰和姜维民的通话录音,里面似乎有某种暗示和巧合,都和“约翰案”有关。吴坤才立刻把收获向郑翊报告。此时的俞北平内心充满了疑虑,他认为吴坤才可能是利用蒋维民试探自己,但他却在潜入蒋维民书房的时候,在一份文件上发现了梅花封印,又感觉蒋维民可能真的是自己的同志,俞北平拧开了文件上方的自来水开关。俞北平离开后,郑翊和吴坤才也赶到了蒋维民家,看到了已经被浸湿的文件,吴坤才奇怪如果俞北平发现了这个文件,直接拿走不就万事大吉。郑翊告诉他,这正是俞北平的狡猾之处。郑翊坚信自己的怀疑,她在布鱼饵,等鱼上钩。

  俞北平考虑怎么和蒋维民接上关系,但身边处处有人监视,他选择了利用吴坤才。俞北平回家,意外地发现女儿丹妮把受伤的曹旭东藏在家里,俞北平知道客厅有监控录音,态度坚决地在要女儿交出曹旭东,丹妮看父亲如此强硬,拿起手枪以死相逼,要保护同学。(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父亲的身份第5集剧情介绍

  吴昆才被迫撤掉俞北平家中监控 郑翊怀疑俞北平领带上的梅花扣

  曹旭东到俞北平家找徐丹妮寻求庇护是张凯故意设计,曹旭东是他的眼线,他知道吴坤才怀疑俞北平,所以以此试探他。吴昆才在监控里听到丹妮以死相逼,把这事汇报给郑翊,郑翊大骂张凯所作所为是政治流氓,要特调局无论俞北平在这件事上如何处理,都不得介入。她认为真正的共产党不是被逼出来的。

  俞北平和徐咏仪带着女儿开车放走了曹旭东。俞北平家门口是有警卫的,他疑惑曹旭东是怎么进入自家门的,他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陷阱。今天本来是丹妮生日,曹旭东的事搅得俞北平夫妇没在家给女儿庆祝生日,改为在餐厅过。餐桌上徐咏仪建议女儿去美国读书,但丹妮不愿意。这时吴坤才陪同郑翊来到餐厅,俞北平嘲讽郑翊紧跟而来,是来监视自己。郑翊把俞北平叫到一旁,她给俞北平设立一个圈套,故意告诉他张翰民牺牲那天和张翰民接头的人是姜维民,他们之间的联络员被抓。但他们之间还有一个神秘人。俞北平听了不动声色。

  俞北平在酒桌上问吴坤才听到他家的好戏了吗,要不要把监控录音再放一遍。他质问吴昆才在他家里安监控,把曹旭东塞进有警卫把守的自己家,让女儿以性命相逼,是不是为了证实自己就是共产党。吴坤才十分尴尬,解释自己不知道此事,一定彻查。徐丹妮也从父亲的言谈中,感觉到了曹旭东是一个诱饵,是有人对父亲设的一个局。徐咏仪回家,问丈夫为什么会有人监控自己家,她不知道以自己丈夫的身份,以自己父亲的地位,怎么会被人监视。她要回南京和父亲汇报这件事。

  吴坤才对在俞北平家安窃听器被发现惴惴不安。郑翊给他出主意,因为俞北平住的小白楼从前的主人是共产党,可以解释窃听器是从前留下来的。至于曹旭东的事,一口咬定不知道,俞北平放走了有共党嫌疑的曹旭东,一定不会深究。吴坤才感到郑翊心机太深,这个人太可怕,嘱咐张凯对俞北平不要轻举妄动。

  一大早吴坤才登门谢罪,说这套房子的前主人是共产党,总务处工作失误,没有对从前的监控设备清查干净,现在带人来清理。俞北平也就顺水推舟,不再介意此事。

  特调局对赵冰冰屋子里搜查到的纸片进行了技术复原,认为赵冰冰有重大嫌疑。这时林莎来到,她经过测试,证实蒋维民有作案时间。俞北平听到这些消息,感觉自己被逼到了死角,蒋维民可能是特调局早已锁定的共产党,现在拿他试探自己,自己只要稍有犹豫,潜伏生涯就会结束。

  蒋维民被抓获,受到拷问审讯,他大骂吴昆才陷害。俞北平审讯倒吊着的蒋维民,故意露出领带夹上的梅花扣,但蒋维民视若无睹,俞北平开始怀疑蒋维民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同志。参与审讯的郑翊显然也注意到了俞北平的领带夹,她直言要查看,幸好俞北平提前防备,调换了领带夹。郑翊拿过查看,没发现什么破绽,只好悻悻地归还给俞北平。

父亲的身份第6集剧情介绍

  蒋维民遭暗杀 现场发现俞北平纽扣

  徐丹妮来到剧院,同学们正在排练《欢乐颂》,丹妮担任伴奏。俞北平来到剧院坐在观众席上看女儿排练。他买了电影票,陪丹妮去看电影,还给丹妮买了零食,在这短暂的空闲时间,尽一个父爱的责任。俞北平也要给自己一个空间和一点时间,想想该怎么面对即将到来的考验。

  父女看完电影回家,俞北平把张翰林给她买的五线谱送给女儿,他还不忍心把女儿敬重的张伯伯已经遇难的消息告诉她。他希望单纯善良的女儿学会保护自己,不要卷入社会上复杂的斗争里去。俞北平相信,经过他这一代人的浴血奋斗,一定给女儿这一代一个安定祥和的国家。丹妮对父亲的话似懂非懂,但还是点头答应。

  金湖会馆,看守被打昏,蒋维民半夜遭人谋杀,因为另一个看守及时回来,听到动静敲门,蒋维民才没有被勒死。凶手离开时掉落一颗纽扣。

  蒋维民险遭暗杀,美军十分恼火,他们认为特调局有人要掩盖什么,致电南京要求十天之内必须破案,否则他们亲自接受“约翰案”。南京来电,要郑翊负责督办此案,十天之内务必破案。吴昆才手下在现场找到一颗纽扣,俞北平一看,这颗纽扣是自己衣服上的,但他的这件衣服一直放在办公室。办案人员在蒋维民屋里地毯下面搜到一些资料,都是吴昆才贪污受贿的证据,他们把这些资料交给俞北平。

  吴昆才在回去的车上,和张凯分析是谁要杀蒋维民。张凯怕纸里包不住火,干脆和姐夫承认是他要杀蒋维民。原来俞北平收买了姜平,那天没有真正放走曹旭东,而是抓住了他。因为奉命监控俞北平,张凯发现了曹旭东被抓,他杀了曹旭东灭口,他怕曹旭东说出他和赵冰冰的关系,虽然赵冰冰也已经被他灭口,但如果曹旭东出卖他,他就脱不了干系。吴昆才埋怨张凯太心急,以俞北平的精明,肯定会看出破绽。张凯想杀了蒋维民,是想把这个案子尽早了结,让俞北平背黑锅。他怕俞北平继续调查下去,因为特调局贪腐内幕他清清楚楚,需要掩盖的东西太多。

  郑翊按南京指示,来到特调局上班。吴昆才去见郑翊,怀疑蒋维民遭袭和俞北平有关系,但郑翊认为俞北平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郑翊去见俞北平,俞北平直言现在特调局贪腐严重,有人希望他走。郑翊不相信俞北平会犯这么大的疏漏,去杀蒋维民未果还留下证据,但对俞北平的身份仍然怀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父亲的身份第7集剧情介绍

  吴昆才贪腐证据确凿 张凯狗急跳墙欲杀俞北平

  俞北平的确没放走曹旭东,因为他知道他不是什么共产党,他只是张凯布置的一个眼线。在抓住曹旭东,俞北平对他进行过审问,果然不出所料。对于赵冰冰的身份,俞北平也去试探过,他邀赵冰冰跳舞,但赵冰冰对俞北平敲击的莫尔斯电码没有任何反应,所以他确认赵冰冰也不是共产党。

  张凯带人在河里打捞到了一辆摩托车,捆在一起的有两只枪。如果现在有蒋维民的口供,那么他作为“约翰案”的凶手证据确凿。因为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蒋维民,时间也吻合,作案工具也找到了。俞北平在打捞现场回去的车上发现了炸弹,他和林莎及时跳车,幸免于难。

  俞北平的身份是南京特派员,林莎的身份是美军联络官,二人险被暗杀干系重大,是谁要杀他们,急欲掩盖什么,这是郑翊猜不透的。郑翊去找俞北平,俞北平分析清城特调局贪污腐败问题严重,因为他调查,所以有人要置他于死地,他拿出了蒋维民揭发吴昆才的证据。根据蒋维民的揭发材料,郑翊抄了吴昆才的老巢,发现了大量珍贵古董,吴昆才承认贪腐,但否认刺杀俞北平。郑翊认为,现在有人要谋杀俞北平,正中他下怀,因为俞北平要替蒋维民洗脱共党嫌疑,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水搅混,让人感觉蒋维民是特调局内斗的牺牲品。

  报纸上刊登了曹旭东被杀害的消息,曹旭东的女朋友冰若拿着报纸质问丹妮,骂他父亲是个特务,丹妮对曹旭东的死很自责。俞北平回家,看到丹妮在客厅等他,看着刊登曹旭东死讯的报纸,俞北平没办法和女儿解释,只能安慰她,保证一定会抓到凶手。

  吴昆才从炸弹的技术手段立刻猜到,在俞北平车上装炸弹的是张凯。他去找张凯,狠狠地扇了他耳光,骂他不长脑子,会牵连自己。现在的张凯,怕俞北平根据蒋维民搜集的证据追查,急欲杀人灭口,是狗急跳墙,但没想到接连失手。

父亲的身份第8集剧情介绍

  郑翊拘捕吴昆才 张凯劫持徐丹妮

  郑翊突然深夜到俞北平家,拿出南京回电,称上层已经证实蒋维民是共产党,要枪决他,郑翊负责监督。俞北平通过对赵冰冰的试探,已经确定蒋维民不是共产党。在审讯室内,面对大呼冤枉的蒋维民,俞北平告诉郑翊,案情并没有调查清楚,还有很多疑点,不愿草菅人命。郑翊冷笑着反问俞北平是不是很难下手杀共产党,俞北平盛怒之下一枪打死蒋维民。面对郑翊对自己的又一次试探,俞北平交上了一份无懈可击的答案。郑翊看蒋维民已死,无话可说。

  “约翰案”似乎结案了,但特调局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写这份疑点重重的结案报告。林莎也觉得事情似乎不那么简单。她检查赵冰冰留下的首饰盒,发现了一只口红有异样,在口红底部发现藏在里面的一个胶卷,里面是美军《攻防部署》部分内容,编号竟然是吴坤才的。其实这是俞北平的精心设计,他把张翰民给他的情报放在赵冰冰的唇膏里面。郑翊得到消息,立刻逮捕了吴坤才。

  吴坤才被抓,大呼冤枉,因为《攻防部署》的内容他早就知道,没必要杀死约翰。但吴坤才在“约翰案”和俞北平被害案都有嫌疑,郑翊把他拘禁在金湖会馆。

  俞北平本来要控制赵冰冰,让她说出张凯的秘密,但赵冰冰的失踪让他计划被打乱,他做了一个冒险的举动。俞北平潜入赵冰冰住的五洲大酒店302房,赵冰冰不在,他设法让里面起火。火灾惊动了警署,经过调查里面的房客是赵冰冰,张凯曾经来找过她,特调局的视线立刻转移到张凯身上。

  张凯曾经和吴坤才说过赵冰冰被他灭口,其实他没舍得杀她,赵冰冰是他的情人,接触蒋维民也是他的授意,他要带赵冰冰逃走,但现在全城通缉他,他想到了俞北平的女儿徐丹妮。张凯让赵冰冰假扮曹旭东表姐,从学校劫持走了徐丹妮。他向丹妮称自己是共产党,让丹妮给父亲写信寻求帮助,单纯的丹妮相信了他们。

  俞北平在自己的汽车上发现了一个字条,是女儿丹妮的留言,看到女儿被绑架,俞北平心急如焚,按绑匪的指示,在公用电话亭接电话,把手枪放到电话亭,在一个酒店包间喝下被下药的茶。俞北平看着进来的张凯,药性发作,眼前一片模糊。张凯自知身手不如俞北平,所以才下药迷晕他。张凯把昏迷的俞北平扛到一个地窖。俞北平清醒,双手被吊在头顶,张凯以丹妮的性命相要挟,要俞北平帮他救出吴昆才。(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父亲的身份第9集剧情介绍

  俞北平救出女儿 张凯去向成谜

  要救出吴昆才,需要俞北平亲手开的提审证。俞北平称提审证在自己办公室的保险箱里,但要看到女儿安全才行。张凯答应了俞北平的要求,让他隔着一个铁丝窗看了一眼丹妮,俞北平在看丹妮的时候,顺势在破旧的铁窗上折下一段铁丝。俞北平建议张凯揽下罪责,他帮他逃跑,但张凯拒绝了。

  郑翊听到派去五洲酒店调查的孙德利汇报,去找过赵冰冰的不仅有张凯,还有俞北平,她对俞北平陡生疑心。她紧锣密鼓地抓捕张凯,却发现俞北平和丹妮也失踪了

  张凯挟持俞北平开车去救吴坤才,他要先去俞北平的办公室去拿提审证。他把俞北平用手铐铐在方向盘上,去俞北平办公室的保险箱里去拿提审证。张凯离开了,此时的俞北平终于明白,在约翰案里根本没有共产党,那么当初他放到赵冰冰口红里的文件,就是一个重大失误。他用事先得到的铁丝打开手铐,当务之急,他要去救丹妮。

  张凯在俞北平的保险箱里没找到提审证,出来发现俞北平已经打开手铐跑了。他冒险跑到金湖会馆,打死看守,要救吴坤才出去。吴坤才看到张凯冒着生命是危险来救自己,骂张凯行事鲁莽。约翰是张凯在吴昆才授意下打死的,但张凯却不知道,吴昆才怎么会如此大胆打死美军。打死约翰嫁祸蒋维民是南京的指令,这里面还有更大的阴谋,张凯追悔莫及。

  郑翊也调查出是张凯打死约翰嫁祸蒋维民,全城搜索张凯。俞北平逃脱之后,立刻去救丹妮。丹妮从赵冰冰的一些细节发现她不是共产党,因为反抗被赵冰冰捆住。俞北平刚救下丹妮,张凯赶到,俞北平制服张凯,在父亲对张凯的审问中,丹妮知道杀害曹旭东的是张凯,与父亲无关。张凯突然拼死挣扎,要杀赵冰冰灭口。俞北平打昏了张凯。

  郑翊发现了张凯的行踪,带人搜查地窖,救出俞北平和徐丹妮,张凯却不见行踪,赵冰冰经抢救无效死亡。俞北平称自己磨断绳子自救,才使自己和女儿幸免于难。郑翊不明白张凯怎么跑的。

  在张凯劫持丹妮的案件中,林莎认为丹妮是唯一的突破口,她不相信张凯和赵冰冰是共产党。她劫走丹妮,给她注射药物诱供,迷迷糊糊的丹妮说赵冰冰不是共产党。正在开会的俞北平接到电话,听到丹妮被美军劫走的消息,立刻赶到丹妮身边,他指责林莎不该对自己无辜的女儿使用这种手段。林莎虽然内心充满疑虑,但也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俞北平带走丹妮。

  郑翊接到电话,约翰案要尽快结案,吴坤才绝对没有问题。

父亲的身份第10集剧情介绍

  “约翰案”结案 吴昆才到美军俱乐部寻求庇护

  接到南京要求立刻结案,释放吴昆才的命令,郑翊不敢违抗。她按南京授意结案,蒋维民是共产党,伙同赵冰冰打死约翰,劫走文件。郑翊约见吴昆才,质疑“约翰案”重重疑点,吴昆才不得不说出实情,约翰的确是张凯打死的,时间地点都是事先精心安排的,张凯打死约翰后拿走了文件,引燃了汽车。但张凯不是共产党,只是按吴昆才的指示办事。蒋维民也不是共产党,他是毛人凤的眼线,负责盯着吴昆才。

  约翰案一出,徐厅长下令借机铲除这个眼线。制造这个案子,是为了拖美国人下水,打共产党。张凯不明白真相,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救吴昆才。郑翊怀疑张凯是共产党,但吴昆才用脑袋担保他不是。郑翊拿出赵冰冰口红里的文件,如果张凯不是共产党,为什么在赵冰冰口红里会出现重要文件。吴昆才认为可能性只有一个,这一切是俞北平的设计。郑翊让孙德利把吴昆才带回金湖会馆,让俞北平下令放吴昆才。

  在制服张凯的时候,俞北平曾经让张凯写了一封自首书,称打死约翰和吴昆才没有关系,是为了借机嫁祸蒋维民。自首书表面上是为了帮吴昆才洗脱嫌疑,实际是俞北平留的后手。

父亲的身份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本页完)

--免责声明-- 《父亲的身份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是一篇非常优秀的文章,文笔优美俱佳,如果《父亲的身份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这篇文章结尾注明了由本站原创,那么《父亲的身份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版权就属于本站,如果没有注明那么《父亲的身份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这篇文章则转载于网络,或者由本站会员发表,版权归原作者,只代表作者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您认为《父亲的身份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这篇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父亲的身份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这篇文章tv15320-1。

更多【父亲的身份剧情介绍(全集文字版)】推荐文章

<small id='tv15320-1'></small><noframes id='tv15320-1'>

  • <tfoot id='tv15320-1'></tfoot>

      <legend id='tv15320-1'><style id='tv15320-1'><dir id='tv15320-1'><q id='tv15320-1'></q></dir></style></legend>
      <i id='tv15320-1'><tr id='tv15320-1'><dt id='tv15320-1'><q id='tv15320-1'><span id='tv15320-1'><th id='tv15320-1'></th></span></q></dt></tr></i><div id='tv15320-1'><tfoot id='tv15320-1'></tfoot><dl id='tv15320-1'><fieldset id='tv15320-1'></fieldset></dl></div>
          <bdo id='tv15320-1'></bdo><ul id='tv15320-1'></ul>